我敲了敲石頭的前門,
「是我,讓我進去。
 我想進到你裏面去,
 四處瞧瞧,飽吸你的氣息。」

「走開。」石頭說。
「我緊閉著。
 即使你將我打成碎片,
 我們仍是緊閉的。
 你可以將我們磨成沙礫,
 我們依舊不會讓你進來。」

我敲了敲石頭的前門,
「是我,讓我進去。
 我來是出於真誠的好奇。
 唯有生命才能將它澆息。

 我打算先逛遍你的宮殿,
 再走訪葉子,水滴。
 我的時間不多。
 我終必一死的命運該可感動你。」

「我是石頭做的,」石頭說,
「因此必須扳起面孔。
 走開。
 我沒有肌肉可以大笑。」

我敲了敲石頭的前門。
「是我,讓我進去。
 聽說你的體內有許多空敞的大廳,
 無人得見,徒具華美,
 無聲無息,沒有任何腳步的回聲,
 招認吧,你自己也不甚清楚。」

「的確,又大又空,」石頭說,
「但沒有任何房間。
 華美,但不合你那差勁的胃口。
 你或有機會結識我,但你永遠無法徹底了解我。
 你面對的是我的外表,
 我的內在背離你。


我敲了敲石頭的前門,
「是我,讓我進去。
 我並非要尋求永恆的庇護。
 我並非不快樂。
 我並非無家可歸。
 我的世界值得我回去。
 我將空手而入,空手而出。

 我將只用言語
 證明我曾到訪。
 沒人會相信此事。


「我不會讓你進入,」石頭說,
「你缺乏參與感。
 其它的感官都無法彌補你失去的參與感。
 即使視力提升到無所不能見的地步,
 對你並無用處,如果少了參與感。
 我不會讓你進入,你只略知此感為何物,
 只得其種籽,想像。」

我敲了敲石頭的前門。
「是我,讓我進去。
 我沒有二十萬年的壽命,
 所以請讓我到你的屋簷底下。」

「如果你不相信我,」石頭說,
「去問問葉子,它會告訴你同樣的話。
 去問水滴,它會說出葉子說過的話。
 最後再問問你頭上的毛髮。
 我真想大笑,是的,大笑,狂笑,
 雖然我不知道如何大笑。」

我敲了敲石頭的前門。
「是我,讓我進去。」

「我沒有門,」石頭說。
--出自 辛波絲卡詩選集


…。…。…。…。…。…。… 感想 …。…。…。…。…。…。…
我很喜歡辛波絲卡寫的詩,尤其是『詩選集』這本書裏寫的,幾乎每一篇都能刻寫進我的心坎去,像是將自己繁冗的經歷,化作精煉的文字呈現,反覆閱讀、再三咀嚼,令我想通了很多事情,一如這篇的『與石頭交談』。

作者利用談話的方式描寫出石頭與侵入者之間的互動。我們每個人都是石頭,在內心的抽屜裏收藏著許多私密的心事,而拉長耳朵的侵入者,可能是身邊的朋友、鄰居、或是不相干的外人,因為好奇、多事,或是藉故從他人身上挖取靈感、製造話題,所以用盡手段想要進入石頭的內心世界,就像個小偷一樣,盡情地在別人家裏翻箱倒櫃,翻找出抽屜裏的秘密。

他說:「我答應你,絕對不會把你的秘密說出去。」卻透過文字,洩露了抽屜裏的事情。

人怎可能沒有心事、沒有秘密呢?當心裏苦悶的時候,我也渴望能和朋友傾吐不快,但我總是笨得不知道該把話跟誰說。所謂知已難求,能真正為你所苦而苦的朋友更是鳳毛麟角。他可以一面聽取你的心事,頻頻點頭附和;另一方面卻絞盡腦汁,構思著要如何洩露你的秘密...當我發現的時候,秘密就已經不是秘密了。

很羨慕『石頭』,雖然它不懂得如何大笑,至少它沒有門,該防的、不該防的,全都擋在外頭了。


最後,我只想和你說,你只是一位傾聽者,不是我故事的撰寫者,從今以後,葉子和水滴會告訴你相同的話語。


文後聲明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 的頭像
Hana

花千絮 ☆ hanaの書格子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