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 親愛的安德莉亞:「我已為妳撕去五月的最後一天,妳的眼淚終將停止...」

妳回我,輕嘆道:「還有一個明年...」

我無言,亦無能為力,只能在心中祈禱著,希望明年的妳比現在更幸福...

* * * * * 分隔線 * * * * *

五月的代表花是康乃馨,走進書局裏,滿櫃的康乃馨,不論是包成一束束的,或一朵朵的胸花,都是那麼地紅得刺目,紅得惹人心生厭惡,紅得...令我想起幼年時,親手做好的第一朵康乃馨。

那天,我小心翼翼地捧著花回家去,生怕一個不留神就壓扁了。我走進房裏,妳正在梳妝枱前補綴著口紅,我害羞地笑望鏡子中的妳,妳是這麼地美麗,鏡中那鮮豔欲滴的唇色和我手上捧著的花兒是那麼的相映,我笑得緬靦地將它獻給妳,然後一溜煙兒跑開來,心裏的興奮感不停地澎漲著,想著,妳會不會喜歡呢?!

沒多久,樓下傳來一陣關門聲,妳又出門去了。重新回到妳房裏,好奇著妳會將康乃馨插放在哪隻瓶子裏呢?會是那隻妳特別喜愛的水晶花瓶?還是去年爸爸買來送妳的彩繪細頸花瓶?亦或是,前一陣子姨姨自印度買回來送妳的壺瓶呢?

放眼望去,不見那一抹紅,低頭看去,它靜靜地躺在垃圾筒裏。我撿起花兒,淚水叮叮噹噹地落下,紅色的絹紙濕個透徹,顏料在我小小手心裏暈染開來,拓印下這段傷心的回憶,是這麼地豔麗...而哀傷。

刺目的紅,令人生厭的紅...康乃馨成了我這輩子最厭惡的花朵。

* * * * * 分隔線 * * * * *

小小孩時,有耳沒嘴地聽著長一輩的人碎嘴閒聊,談起了妳當年的荒唐事...二十出頭的妳,離婚後帶著兩名孩子來到新的城市自立更生,遇見了心愛的男人,也為他懷上孩子,來不及梅開二度擁抱愛情的妳,因他罹癌撒手人寰後,獨獨留下了妳。為了孩子,妳選擇了一個妳不愛他,他卻極度迷戀妳的男人,將腹中兒當作他的親生子奉子成婚。隱暪了這事實數年後,再次懷孕的妳,在墬胎後大量失血、昏迷之際,揭露了這個秘密--妳不想為不愛的男人生下子嗣。

妳的愛恨是這麼地分明,強烈到忍心任由冰冷的器具探進妳的體內,無情地將子宮內的新生命搗個碎爛後,殘酷血腥地一杓一杓刮出妳的體外,強迫我那無緣的哥哥提早離開人世。一盆盆的血水,懸浮著不成形的肉塊,分不出頭還是手腳,那是妳的親生骨肉啊...

妳的狠心絕情,為妳帶來了一輩子的病痛,也因為哥哥的犧牲和詛咒,不幸懷上我的妳,為了性命之虞,不得不將我生下,亦慶幸著反正是個女孩子,能為父親送終的,仍舊是妳那寶貝兒子,妳那無緣的、心愛的男人的遺腹子。

我一直痛恨著我的出世,在五月的第二個禮拜日,我的生日,是全天下最大的諷刺!

* * * * * 分隔線 * * * * *

長久以來,我一直不能明白哥哥為什麼要保住我,讓我承妳的骨、延妳的血脈誕生於世,既不能像哪吒那樣削肉還母,卻只能掩藏痛苦地假裝生母已死,當一名孤兒也好過當妳的女兒。

直到,二姊因故身亡,妳哀傷欲絕地彷彿有人自妳身上刨去血肉般,痛不欲生,每日每夜總有流不完的淚水。我木然地站在靈堂的角落,默默哀悼著那名同母異父的姊姊,卻想著,若今日靈堂上相框裏的人是我,妳會不會為我流淚?後來,我得到妳的答案--妳不會,妳那雙哭紅的眼,忿恨地朝我直射而來,寫滿了控訴:為何死的不是我,而是姊姊!

姊姊往生數月後,我發生了一場幾乎喪命的車禍,和姊姊相同的地點。然而,我終究還是活了下來,除了左手背上留下一片醜疤,記錄著這段車輪下險裏逃生的回憶。家裏長輩們議論紛紛,說是哥哥你的陰靈作祟,不甘願我們出生為人,而你卻被剝奪了出世的機會,你恨,你怨,所以想把母親摟抱在懷裏的孩子們通通帶走。直到你看見了游蕩於天地間,我那哀傷孤絕的魂魄,終是不忍地牽著,我那拓印著一片紅的小小手掌,重返人間。

我親愛而無緣的哥哥啊,你心疼我,是不是亦如我心疼你一般呢?

* * * * * 分隔線 * * * * *

大哥風流成性,性病、口腔癌折磨得他蒼老了數十來歲,終日為了他的不舉而四處尋醫;三哥為了事業版圖應酬過度,累壞了身體,如今竟檢驗出罹患肺癌,只能躺在家裏靜心休養;四哥身強體壯,卻隱暪了不可公諸於世的秘密,感情路上走來坎坎坷坷,無處依附...妳是不是隱隱約約感受到了五哥的怨念,沒想過這現世報來得又快又猛呢...

年歲已長的妳,沒了年輕氣盛的驕縱,漸漸相信了因果報應。那日,妳流著淚要我原諒三哥對我做的錯事,告訴我血脈相連的可貴,傾吐著身為人母的妳的為難和心痛...一聲聲的哽噎,一行行的淚水,我的心是肉做的,怎能不隨妳的悲傷而悲傷,怎能不應妳所求而原諒。即使這麼多年以來,我多麼恐懼忘記帶鑰匙而被鎖在門外,那一夜的大雷雨浸濕著我的身軀,聲嘶力竭的哭喊卻求助無門,像一隻流浪狗般游走於街頭...

* * * * * 分隔線 * * * * *

我原諒,我願意原諒,原諒妳,原諒三哥,原諒這一切...以為我的原諒可以分得妳些許微薄的母愛。然而,在婚禮上,妳為了不在眾親友面前丟面子,將成串千斤重的金項鍊、手鍊、戒指往我身上套,一邊細心地為我扣上勾環,一邊輕聲細語地在我耳邊叮囑著:「小心不要弄丟了,婚禮完記得拔下來還我,總共是十五款黃金...」那一天,穿著白色婚紗的我,猶如披枷帶鎖的重犯,在妳嚴厲防範的目光下舉步維艱。我想流淚,卻只能強顏歡笑,這是我一生一世的婚禮啊...

丈夫心疼我,總是安慰我,說,每年都會為我添一款金飾補作嫁妝,溫柔地為我解開心結,鼓勵我原諒妳--真心地,不要有所求的...他說,妳終有一天會明白的,妳不是只有兒子們,妳還有一個女兒...

為人母後的我,始終不能明白妳的狠心絕情何來由,卻也明白了"懷胎十月的孕育,造就一生一世的母子情,那是絕不可能割捨的。"

我感謝妳留下我這條生命,讓我得以張眼看見這個世界。直至如今,我仍在學習原諒妳,嚐試著付出我的感謝,每一年寄去的母親節花卡,雖然不再是當年小小手心裏捧著的康乃馨,卻是相同的心意,只不過,長大成人的我,再也不想知道那些卡片最後的下場是什麼。


「種子被風吹到遠方,依舊會有土壤孕育它,使它成長。終有一天,它會長得比母樹還高大、雄偉。」我安慰道,我親愛的安德莉亞啊!

妳回道:「我不希罕同情,所以我不需要任何安慰,即使是妳,親愛的吾友呵...」


文後聲明
創作者介紹

花千絮 ☆ hanaの書格子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蝶丫嬛
  • Hana,這是妳寫的故事嗎?
    寫得很touching…
    尤其,我對康乃馨也有一種莫明的…感覺…
  • 蝶覺得很touching啊~我好高興呢!好險,我對文字的表達能力沒有退步得太嚴重~開心ing!

    最近在蘊釀寫小說的思緒,就先來個暖身吧!看樣子,應該還OK吧~:D

    Hana 於 2008/05/31 23:49 回覆

  • 蝶丫嬛
  • 我會乖乖的等唷~看blog是一件很開心的事
  • ^_^

    Hana 於 2008/06/01 15:14 回覆

  • tiffwu
  • 不錯呢,可以寫出這樣的文章,加油
  • 呵~謝謝!^_^

    Hana 於 2008/06/02 18:33 回覆

  • ohlala
  • 會寫小說喔
    真是利害哩0.0
  • 會嗎~我常在其它blog裏看別人寫小說,我算皮毛了XDD

    Hana 於 2008/06/02 18:35 回覆

  • evonne565651
  • 你寫的呀
    不錯ㄚ
    我感覺寫的滿好的
  • 謝謝~^_^

    寫得落落長,還真怕有人看到睏去~哈XDD

    Hana 於 2008/06/02 21:31 回覆